大学校长可以从第一起因仇恨言论被开除的现代案例中学习什么

University Presidents Testify In House Hearing On Campus Antisemitism

(SeaPRwire) –   大学校长在校园仇恨言论问题上的立场引发了强烈争议,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在被问及是否允许呼吁犹太人种族灭绝时给出的回答过于含糊。随后的舆论风波导致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M.伊丽莎白·马吉尔辞职。

令许多美国人感到震惊的回答,实际上反映了大学一直以来如何规范言论。它们将校园视为思想的市场,校方作为中立的调解者,校内各成员自行决定哪种观点更可取。大学只会监管针对个人成员的骚扰性言论,否则通常不会判断哪种言论更可容忍或更值得捍卫——这由市场决定。不受欢迎或令人不适的言论,管理层希望它能自然消亡。

然而,在这次听证会之后,大学还有另一种选择。它们可以采纳更早期的言论理解,在此理解中,校内社区的价值观在更大程度上决定哪种言论是允许的和受欢迎的。1990年布朗大学首次开除一名学生因违反“仇恨言论法规”就是采用这种理解。这起案例提醒我们,重视社区原则比市场心态更为重要。

1989年,与许多同级院校一样,布朗大学收紧了有关“仇恨言论”的规定,以遏制校内日益严重的种族主义。普罗维登斯犯罪率飙升引发的不安情绪,传言白人学生正试图在校园内成立一个KKK分部,寻求全国KKK组织的保护。4月,一幢宿舍贴满了白人至上主义宣传单;其中一张写着“保持白人优越主义!今天加入布朗大学KKK分部!”

这起事件立即给新上任的校长瓦尔塔恩·格里戈里安带来挑战。作为一位热衷于大学理想社区理念的人,他告诉一群愤怒的教职员工和学生,种族主义在布朗大学没有立足之地。尽管如此,情况继续恶化。学期结束时,几名黑人学生收到了充满种族中伤内容的骚扰电话。格里戈里安回应说,将“严格起诉并立即开除”任何“试图引入或推广种族主义”的人。

1989年秋季情况没有好转。新生入校时,一名黑人学生与父母搬东西时听到有人以种族中伤的语言骚扰。两名白人学生声称被一群黑人青年袭击。布朗大学的学生报常描述校园内有流窜的黑人帮派,抢劫和攻击白人学生。校保安部门对“行为可疑”的黑人男性实施身份证检查。10月20日,情况达到高潮,布朗大学取消了一家黑人兄弟会举办的放克舞会,校方担心可能发生种族暴力事件。

格里戈里安果断采取行动遏制种族冲突。作为布朗大学的新任校长,他明白尊重地参与和智力辩论需要制定新的社会规则。这既是个人立场,也是政治立场。作为一名生于伊朗的亚美尼亚裔移民,他感觉自己之前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受到外国背景的歧视。他还倾听校内各界呼吁,将反种族主义置于新规则的核心地位。新兴学生运动如反种族主义与同性恋歧视联盟也在推动这一方向。该组织将其要求标题定为“布朗大学良心备忘录”。据称,格里戈里安认真对待学生的意见,并利用它们以及自己的道德判断重塑行为准则。

Providence, RI

采取这种行动,他走在一条非常细的线上。当当地NAACP要求一名艺术史教授从教学大纲中删除一件作品时,格里戈里安拒绝干预,让教师面临风险。当教师取消了展览,格里戈里安辩称自己“有责任尊重教授安排或取消的内容”。

这起事件激起了人们对他言论自由承诺的疑虑。学生报的编辑呼吁更多的言论,而不是更少,并希望布朗大学“谴责种族主义——但不惩罚某些人感到冒犯的话语”。

但格里戈里安与校内各界开展对话,并利用这些建议以及自己的道德判断,在1989年秋季重塑了行为准则。规定校内任何成员不得以“种族、宗教、性别、残疾、族裔、国籍或性取向”为基础,对“其他个人、群体或人类类别进行不当、虐待性、威胁性或贬义性行为”。根据这些规则,某些言论的残忍程度已等同于行为,大致相当于使用“战斗性词汇”。如果有人在同学面前或校内使用仇恨言论,将受到纪律处分。

格里戈里安希望新的规定可以赋予管理层和纪律委员会约束校内种族主义言论的权力,遏制社区进一步分裂。他也希望这能表明自己的原则。

1990年4月,这一新规遭遇了第一个考验。一名大三学生道格拉斯·汉恩在庆祝生日时醉酒,闯入一幢新生宿舍内的一个小院,开始高呼反黑人种族中伤词汇。一名新生问他安静点后,汉恩用同性恋贬义词回应。注意到窗户上挂着以色列国旗后,他又补充了反犹太词汇。几名学生上前制止汉恩,将他赶出小院。愤怒之下,他对一名黑人女生说:“我家人拥有你们这些人。”

这不是汉恩的首次行为。一年前,他曾在一个兄弟会活动中使用同样的种族词汇骚扰一名黑人学生。学校当时要求他参加种族关系工作坊并就酗酒问题进行辅导。

汉恩被确认为这次小院事件的肇事者后,布朗大学警察与安全部主任约翰·库普雷维奇告诉学生报,“所指控的言论”根据州法“不是犯罪行为,因为它们最初不是针对某人”。

然而,格里戈里安认为汉恩的行为明显违反了修订后的行为准则中的反骚扰条款。在被学生采访时被问及汉恩的第一修正案权利时,校长问道“那些受骚扰的人的权利呢?那些凌晨2点被吵醒的人的权利呢?”他提醒采访者,1978年著名的《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允许的言论是在公共场所进行的,人们必须自愿参与。相比之下,汉恩闯入了一个私密的内院,他的声音传进宿舍房间,这种入侵行为远非受保护的政治言论。

当校纪律委员会通过开除汉恩的决定后,格里戈里安“确认了该决定”,尽管这带来法律和政治风险。他知道开除是永久和不可撤销的。然而,大学致力于公正和社区,这种结果是必要的。它也会让校长明确表明,他能区分是非,并采取行动保护社区。出于这一确认,格里戈里安遭到全国媒体的抨击,被称为“政治正确的代名词”。《哈佛 crimson》编辑部批评他“过于敏感”。

这起案例在当时极为特殊,随后几十年里,大学对任何言论都越来越宽容,不论它有多冒犯。它们越来越倾向于将校园视为思想自由的市场,而非社区。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部分简体中文媒体:AsiaEase, AsiaFeatured, AseanFun, SinchewBusiness, SEAChronicle, SingdaoPR, TodayInSG, LionCityLife, VOASG, Singapura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