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投资者对2024年前景不乐观信心下降

Pfizer Stock

(SeaPRwire) –   (纽交所:PFE)正准备在股价盘旋在近十年新低的情况下结束今年,未来2024年预期疲弱给投资者信心带来阴影,难以预测公司是否能从疫情后时期中成功恢复。尽管是一家制药巨头,但根据彭博年度业绩数据,Pfizer的股价在今年已经下跌惊人的49%,这是公司自1981年以来最困难的一年。

2023年的大幅下跌已经抹去了约1400亿美元的市值,引起人们对Pfizer应对疫情后时期的能力产生怀疑,特别是随着新冠疫苗和治疗需求减少。最近令人失望的预期预报给人们对Pfizer收购癌症药物制造商Seagen Inc.的乐观情绪投下阴影,分析师开始质疑它是否能弥补新冠相关业务减少带来的收入空缺。

华尔街分析师对Pfizer从疫情后时期的恢复表示谨慎,有些分析师这周将Pfizer股票的目标价格平均下调12%。惠尔斯法戈分析师莫希特·班萨尔表示怀疑乐观情景,说“尽管我们认为下行空间可能受限于此次预期下调,但我们很难看到上行机会。”

这是Pfizer在两个月内第二次让投资者失望的销售前景预测。10月中旬,公司在与美国政府重新收回Paxlovid剂量的协议后,下调了2023年的收入和利润预测,因为需求减少。

Pfizer的股价从2021年12月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峰值已经下跌约58%。随着新冠销售前景的消退,投资者情绪也随之消退,他们密切关注公司未来可能的下一块招牌药。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克里斯·斯科特对Pfizer的恢复表示不确定,说“我们没有看到股价恢复的明确路径,鉴于公司核心收入能力的持续不确定性。”Pfizer涉足减肥治疗领域也遇到挫折,包括今年暂停开发两种肥胖药。

分析师对Pfizer的命运持不同意见,彭博追踪的28名分析师中,有13人给予其买入评级,15人给予其持有评级。惠尔斯法戈的班萨尔持有评级,强调Pfizer的恢复取决于其非新冠业务,并表示股票可能在2024年整年处于“改进过程”中。

Pfizer的竞争对手Moderna Inc.也面临类似的需求下降困境,很难仅凭阻疫针Spikevax脱颖而出。Moderna的股价从2021年疫情高点已经下跌约85%,Pfizer2024年预测也引发人们对疫苗全球需求的担忧,可能也会影响Moderna的前景。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部分简体中文媒体:AsiaEase, AsiaFeatured, AseanFun, SinchewBusiness, SEAChronicle, SingdaoPR, TodayInSG, LionCityLife, VOASG, SingapuraNow